彙整

Archive for the ‘河蟹香港’ Category

無眼睇

2016/11/04 發表留言

🙈

 

廣告
分類:河蟹香港

熱烈祝賀舊香港之死

2012/03/25 5 留言

熱烈祝賀舊香港之死,以言入罪的時代來臨。為了慶祝如斯盛事,本日記宣佈無限期封筆。除了《奮鬥吧!系統工程師》系列外,本日記將不會再作出任何更新。

2014年3月8日更新:言論自由日益受壓,噤聲只會助長其氣焰,因此小弟決定改變主意,不再封筆。不過小弟現在一般主要在噗浪活躍,這裡則主要作為長篇文章的刊登場所。

從日本地震看香港防災準備

2011/03/14 1 則迴響

首先,本誌謹為日本地震死難者默哀。

相信很多人在日本地震後由衷佩服日本人的公民意識和防災準備,也開始關注香港的防災能力與災後應變,為此本誌特此調查了一下。首先,我們先到香港天文台看看。在天文台的地震應變計劃這一頁,竟然只有寥寥二十八字:「政府制訂的自然災害應變計劃足以應付包括地震在內的自然災害。」(2011/03/15 00:07:剛剛天文台更新了網頁,原圖在此)這是在說甚麼?說了等於沒說。好,我們一於找找究竟政府的自然災害應變計劃是甚麼東東。雖然我們找不著「自然災害應變計劃」,可是我們在保安局的網站內找到「天災應變計劃」,相信天文台所指的就是這份文件。不看還好,一看就扯火。整份文件根本半個字都沒提過地震的應變,更重要的是,整份計劃根本空洞無物,只是釐清各部門的職責。究竟有何資源可以動用、市民該做些甚麼、如何盡快恢復受破壞的基建根本隻字不提。更要命的是,該天災應變計劃的行文遣字可以看出,這份計劃根本只是應付小型災難之用。再看看最後一頁的應急物料清單:

  • 1000張毛氈
  • 消毒劑160桶(每桶25升)
  • 漂白粉100桶(每桶50公斤)
  • 沙袋10000個
  • 針筒1300000支

很明顯,這根本不是用來應付全港性災難的。真的有全港性災難(不單地震)的話,這份計劃根本和垃圾沒有分別。

再看看香港的城市規劃。香港高樓大廈林立,但是偏偏沒有防震設計。雖然政府常常說香港受地震威脅的機會很微,可是專家卻不是這樣說。我們看看2006年9月16日的蘋果日報:「中港專家研究 擔桿島風險高 香港受 7級大地震威脅」沒錯,香港是有機會受七級地震的威脅。原來,根據內地的《建築物抗震設計規範》,香港須抵受烈度七度的地震(見註)。只是,因為香港是特別行政區,故此沒有跟隨這份規範,成為大中華地區中唯一沒有制訂防震指標的地方。(雖然澳門也是特別行政區,但也制訂了防震指標。)沒有防震設計還不止,政府更向市民吹噓樓宇須抵受時速250的陣風,相當於烈度七度的地震。事實上,防風和防震根本是兩回事。陣風一般只是令樓宇單方向受壓,地震卻是會令樓宇左右快速搖擺(以水平地震而言)。而且,還有一種地震是垂直地震,地面上下揺晃,風怎麼吹都不會令樓宇上下揺晃吧。因此,本誌對防風和防震這個比較表示質疑。更致命的是,香港在城市規劃上根本沒有考慮過地震疏散這回事。香港高樓大廈林立,根本沒有遠離高樓大廈的空地。用作疏散的空地一定要遠離高樓大廈,否則萬一大廈朝向疏散地倒塌,市民根本無處可逃。

還有,假如香港真得不得不棄城,市民根本無處可逃。香港在地理上是一個死胡同,要逃生只有北上。可是,香港和大陸之間有一個關卡,市民沒法快速北上逃生。而且,北上逃生這路在大亞灣核電站發生事故時根本行不通,這只會反而更加接近大亞灣,因此,真的出現核災難的話,只有水路選擇,可是,如何用水路疏散七百萬人?天曉得。

香港經常自詡自己是世界級都市,可是在災害應變上,卻是空空如也,根本與世界級都市這個稱號不符,香港人只有自求多福。政府當全面檢討有關計劃,當香港真的發生全港性災難的時候,制訂應變方案。

註:地震震級是用來表示一個地震所釋放出來的能量,而烈度則用來表示一個地震對某地區的影響。因此,一個地震只有一個震級,但烈度則隨地區不同,越遠烈度就越低。

分類:河蟹香港

政府派錢之我見

2011/03/02 發表留言

敗政預算案發表後劣評如潮,政府終於屈服,將六千元強積金改為發放現金。可是,這並不值得高興。

  1. 沒有聽取民意。為何財政預算案劣評如潮?因為政府一開始就閉門造車,當市民的聲音耳邊風。這一向就是香港特別神經區正苦的作風。
  2. 沒有原則。最初說派錢會刺激通漲云云,為何現在又派?更何況,施政報告的其他補助措施又何嘗不會刺激通漲?
  3. 政府不是全民普選。一個只聽上面說話,沒有民意代表的政府,只能見步行步,用一些即時性的小恩小惠塞著市民的嘴巴。可是,這樣做只能塞一時,不能塞一輩子。因此,不是全民普選的政府,因為沒有民意,做事只會投鼠忌器,只會變成跛腳鴨政府。
  4. 沒有長遠目標。政府應該做的,是全面檢討香港經濟出了甚麼毛病,全面改善福利、醫療、教育、就業等政策,有更長遠的目標。而不是每年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我看不到這兩三年的財政預算案有何長遠目標。現在有巨額盈餘,不在現在做、更待何時?

派錢也派得這麼不情不願,派了還是被罵,香港特別神經區正苦,你係得嘅。

分類:河蟹香港

其實香港很落後…

2010/09/16 發表留言

表面上,香港是一個先進城市,自詡通訊科技發達。但是,香港從來沒有善用這個。從另一面看,香港其實很落後。以下是兩個荒謬的例子。

  1. 支票
    當外國數十年前開始鼓勵使用直接轉賬的,開始淘汰支票的時候 ,香港的支票交易卻仍然是大宗。原因?因為如果想進行跨銀行轉賬,除了在甲銀行提取現金再到乙銀行存入外,唯一的辦法就是支票。電子跨行轉賬當本地匯款辦,匯款方要收數十元手續費,收款方也要扣除手續費。明明處理支票的成本比電子轉賬貴,可是銀行的收費政策卻令人不願採用電子轉賬,荒謬吧?
  2. 證券無紙化
    外國的主要股票市場早已實施證券無紙化了,可是,香港的股票交易並不是無紙化。雖然現在已經鮮少收到股票實物了,但這只是因為我們架床疊屋地弄了一個中央結算代你接收所有紙張股票而已。所有經過港交所平台進行股票交易,都必須先行轉名至中央結算,待轉名手續完成後,才可以在港交所交易。表面上,這種做法也可以在頻密交易時省卻過戶時間(在你買入股票時,已經是中央結算名義,在你沽出股票時便免卻了兩次股票過戶手續--如果你沒有提取實物股票),但是為何不幹徹底一點,實行無紙化呢?(陰謀論:因為如果實施無紙化後證券行就沒得收股票存倉費,嘿嘿……)

從星空情緣到天文學:光害

2009/09/12 發表留言

先向大家說聲對不起。沒錯,我脫稿了。因為我上個星期只顧準備學車的東西,把這個專欄忘掉了。上個星期的星空情緣提到利用星空觀測估計光害的嚴重程度,就說說光害吧。

光害,是工業化的後遺症。現在很多地方都大量地利用照明作為裝飾、賣廣告等,這些不必要的光線打上天空,遮蓋了天空。現在在香港市區,基本一顆星都看不到了。在香港,基本上可以觀星的地區只在西貢和大嶼山南部一帶這些偏僻和遠離珠江河口的地區。香港人似乎對「光」情有獨鍾,很喜歡用「光」來製造繁華景象,徹夜不關的廣告燈,打上天空的大廈照明,甚至有幻彩詠香江這個節目。住在鬧市的人們,也經常被霓虹燈照著,睡不安好。

可見,打造這顆東方之珠的背後,是以星空,乃至市民健康作為代價的。

蛇鼠一窩的證監會、港交所和大戶

2009/08/29 發表留言

張嘉洪因收市競價交易時段操縱市場被判緩刑監禁

證監會公布,東區裁判法院今天裁定,張嘉洪在08年7月先後於三個收市競價交易時段操縱兩隻衍生權證的價格罪名成立,被判緩刑監禁。

張承認三項進行虛假交易的控罪,被判監禁2個月,緩刑12個月。法院判張罰款9000 元,並命令他向證監會繳付調查費28263元。

證監會指張操縱兩隻衍生權證的收市價,該等權證的正股分別為中國銀行(03988) (滬:601988)及中國工商銀行(01398)(滬:601398)。 他先後在08年7月14日、08年7月23日及08年7月24日的收市競價交易時段內 ,以偏高或偏低的價格發出小額買賣盤,將這兩隻權證的收市價推高或壓低至心目中理想水平。 證監會指出,張的買盤將中銀權證及工銀權證的收市價分別推高8%及48%,而張的沽盤 將工銀權證的收市價壓低10%。

張在該三個交易日人為操控這兩隻權證的收市價後,便能夠在下一個交易日以較高價格沽出 手上的權證及以較低的價格買入有關權證。

——————————————————————————

超,呢尐嘢大戶日日都做架啦,嗰次大戶將匯豐質低到三十三蚊又唔見你去查?唯一的解釋就係,證監會、港交所和大戶根本就係蛇鼠一窩,所以金魚缸咪入為妙。

分類:河蟹香港

資本主義金字塔

2009/08/22 發表留言

資本主義金字塔

《狂插煲呔》 給曾蔭權的信

2009/07/31 發表留言

曾蔭權大人:

特首你好,和大部分市民一樣,本人出身於中下階層,育有一子一女。

我兒子今年17歲,原本讀英文中學,但途中因教改學校變成中文中學。滿以為是母語教學,怎知某些學科是英書中教,某些又分班教學,小兒不能適應,老師們因應付教改,無餘力照顧小兒,現在又搞甚麼微調方案,令小兒混亂不堪,最後為了減壓,公然在學校索K,被我送了去正生書院。滿以為能重新做人,最近因政府沒好好安排正生書院搬遷一事,令小兒受盡各方壓力,還因選址問題慘被人當人球踢來踢去。這是小兒的錯?社會的錯?還是教改朝令夕改的錯?

小女今年18歲,患有智障,今年收致教育局通知因年屆18必須離校,想繼續升學也不能。於是便往社署的庇護工場工作。怎知第一天上班,工場鐵閘因疏鬆損壞半年無人修理而塌下,差點壓死小女。特首,這是誰的錯?

吾弟年過50乃三無人士,無收人但不拿綜授,本以為財爺派糖會顧及他,怎知兩次派糖也沒三無人士份,記者追問財爺,財爺反而黑面問記者有沒有好建議;不僅如此,當家父見到自己派糖無份,政府卻花過千萬派糖給自己人,在一片反對聲中高薪聘請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用公帑分豬肉益自己友,激得家父心臟病發。怎知送院途中,救護車因資源分配問題而自身難保,中途死火,差點送命。為何一向予人信心的公共服務近年也頻頻出事?

吾妻平時喜歡行公園,佰近日被一欠缺政府支援的精神病人襲擊,躲避途中被公園的大樹場下壓傷。送到醫院卻遇上醫療事故,無故被開錯刀、輸錯血、配錯藥、險些送命。特首,這究竟為何?是否政府對環境保護和醫療資源投入不足之故?是否人手不足而令近年醫療事故頻生,大樹有倒下危機無人理會?

本人65歲,原本在一屋邨商店工作,老闆因頂不住領匯的瘋狂加租,被逼結業,本人也因而失業。原本估計強積金能幫補一下,伲知卻因連年的手續費和強積金經理投資失利,強積金不見了一大半。而退休金原本是放在銀行作定期儲蓄,怎知收到通知,原來我的血汗錢無故被銀行用作買雷曼債券,血本無歸。特首,這究竟是本人的錯還是政府沒好好監管銀行銷售手法之錯?

最後,本人決定將不滿告訴政府。雖然怕即使去了遊行因被警方報細數而當不存在,但也決定參加七一遊行。原夬以為特首會重視市民的訴求,聆聽市民的心聲;但當看到報道指特首你只會出席歌舞昇平的七一大巡遊而不去遊行,非常失望。特首你是否無意疏導市民的不滿情緒和不願聆聽批評聲音?還是在逃避現實?

希望特首能解答我的疑難。


升官發財

一名不能代表全體香港人意見的普通市民
武大郎叩上


這是《狂插煲呔》內的其中一篇文章。雖然這封信實在太誇張(如果這家人真的那麼多事難免太倒楣了吧),每件事卻又真的在香港發生,我看完後竟然笑中帶悲。究竟香港人要怎麼做才能把香港將沉淪中拉回來?這個問題我想了好一陣子, 居然找不到答案。很多問題的根源都不在我們可以控制範圍之內,想改變也沒有門路。除非昧著良心,否則根本不可能攀上權力高位。

當年唱過這首歌的藝員……

2009/07/30 發表留言

當年唱過這首歌,現在還在世的藝員,還有多少個今日還敢唱呢?

為自由 曲:盧冠廷 詞:唐書深

騰騰昂懷存大志 凜凜正氣滿心間
奮勇創出新領域 拚命踏前路

茫茫長途憑浩氣 你我永遠兩手牽
去向縱荊棘滿路 濺熱汗卻未累 濺熱血卻未懼

愛自由 為自由 你我齊奮鬥進取 手牽手
揮不去 擋不了 壯志澎湃滿世間 繞千山